明日之后3月28号更新

他是飲料富豪身家780億 陷紅牛爭奪戰被起訴 今強制清算遭駁回

  • 利空
  • 利空
  • 利空
  • 利空
  • 利空
來源: 財經天下周刊 時間:2019-06-08 09:18:00
20年經營期限屆滿后,紅牛之爭再度升級。去年10月,泰方紅牛一紙公告,要求中國紅牛強制清算。不過近期,泰方的請求被法院駁回。5月28日,據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消息稱,“不予受理紅牛泰國、英特生物對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的強制清算申請。”

  20年經營期限屆滿后,紅牛之爭再度升級。

  去年10月,泰方紅牛一紙公告,要求中國紅牛強制清算。不過近期,泰方的請求被法院駁回。5月28日,據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消息稱,“不予受理紅牛泰國、英特生物對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的強制清算申請。”

  對此,6月5日,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告訴《財經天下》周刊:“清算和商標的確認還是不一樣,清算只是說股東關系先清算,第二部步才是商標的問題。如果被清算,渠道還是自己的,可以上其他的品牌。”

  與此同時,紅牛股權爭奪案開庭。5月29日下午,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國際商事法庭公開開庭審理原告“泰國華彬國際集團公司”與被告“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及第三人“英特生物制藥控股有限公司”股東資格確認糾紛一案。

  紅牛維他命代理人對媒體表示,英特生物在幾年前向仲裁機構請求確認合營期限到期,并提出強制清算,所以股東資格確認糾紛案涉及紅牛公司生存與否。

  曾每天入賬220萬元

  “你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憑借這句廣告金句,紅牛成為保健品飲料中響當當的產品。

  不過,紅牛并非在中國土生土長,而是于1966年出生自泰國,發明人為泰籍華人許書標。紅牛一直渴望進入中國市場,1995年,72歲的許書標遇到在泰國打拼多年的嚴彬,兩者一拍即合。

  據此前媒體報道,嚴彬1954年出生于山東一個貧困家庭。據媒體報道,1971年,17歲的嚴彬來到泰國,并一度賣血為生。之后,他加入泰國國籍,1984年,嚴彬成立了華彬集團。1995年,嚴彬買下長安街旁爛尾樓,即日后的華彬國際大廈,在國內積累了不少資源。

  1995年,在嚴彬的幫助下,紅牛進入中國市場。嚴彬的華彬集團與許書標的泰國天絲、泰國紅牛成立合資公司“中國紅牛”。兩人分工明確,嚴彬負責產品的生產和銷售,許書標為其提供研發技術、品牌授權等。因此,嚴彬也被稱為“牽牛人”。

  之后,嚴彬以電視廣告炒火了紅牛的知名度,“汽車要加油,我要喝紅牛”、“困了、累了,喝紅牛”等廣告語傳遍大街小巷,打開了以白領、學生、企業老板為代表人群的消費市場。

  紅牛也拿下了功能飲料的頭把交椅。公開資料顯示,2015年,紅牛實現營業收入230.7億元,超過可口可樂,成為中國銷量第一的飲料單品。

  嚴彬也從窮小子變為飲料富豪。他曾在自傳中爆料:紅牛每天給我帶來超過1100萬泰銖的收入(折合人民幣220萬元)。

  2016年胡潤富豪榜顯示,嚴彬以780億元身家位列第10位,同蘇寧張近東、恒大許家印、美的何享健并列,而雷軍位于其身后的14位。2017年,嚴彬亦榜上有名,以750億元身家位列18位,把雷軍、劉強東等企業家甩在身后。

  紅牛商標之爭

  紅牛的大賣,也引起了泰國天絲對利益分配的不滿。在許書標去世后,其子許馨熊成為泰國天絲和泰國紅牛飲料有限公司的CEO,許氏家族和嚴彬的矛盾日益升級。

  2016年,中國紅牛的命運發生變化。彼時,紅牛商標所屬方泰國天絲醫藥保健有限公司一紙訴訟,將中國紅牛告上法庭,不再授權后者生產紅牛。

  許氏家族介紹稱,中國紅牛的品牌價值20年間增長近100倍,但這期間,嚴彬控制的華彬集團在生產和銷售端,卻持續的為自己公司輸送利益,作為大股東的泰國天絲并未從中獲得應有的利潤。

  作為反擊,華彬集團也曾對許氏家族發起訴訟,嚴彬希望法院能夠確認紅牛及相關商標歸中國所有。

  2018年9月29日,中國紅牛20年經營期限屆滿。同年10月24日,泰國天絲發布了一則強制清算聲明,稱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中國紅牛)的營業期限已滿,紅牛維他命飲料(泰國)有限公司已于2018年10月15日依法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強制清算中國紅牛的法律程序。中國紅牛應停止與清算無關的一切經營行為。

  泰國天絲同時表示,在過渡期內,泰國天絲將決定啟用新的合作伙伴和運營模式提供紅牛產品,避免給紅牛員工造成負面影響,并妥善安排紅牛維他命的員工。

  紅牛之爭隨即進入白熱化階段。

  兩天后,2018年10月16日,嚴彬集團發布聲明反擊,聲稱將依據雙方此前簽訂的五十年協議,捍衛企業聲譽和權益。同時,嚴彬之女嚴丹驊斥責“許氏家族第二代繼承者不感恩、背信棄義,妄圖侵占紅牛中國權益”,她表示,紅牛中國已向泰方支付了近40億元,若許氏家族違約,將對中國紅牛造成超過千億元人民幣的直接損失。

  清算要求被駁回

  2019年5月28日,據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消息稱,“不予受理紅牛泰國、英特生物對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的強制清算申請。”

  同時,判決書顯示,如不服裁定,紅牛維他命飲料(泰國)有限公司、英特生物控股有限公司可在裁定書送達之日起三十日內,向北京一中院繼續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除此之外,華彬集團還以股權糾紛將中國紅牛告上法庭。

  據人民法院新聞傳媒總社消息,5月29日下午,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國際商事法庭公開開庭審理原告“泰國華彬國際集團公司”與被告“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及第三人“英特生物制藥控股有限公司”股東資格確認糾紛一案。

  紅牛維他命代理人對媒體表示,英特生物在幾年前向仲裁機構請求確認合營期限到期,并提出強制清算,所以股東資格確認糾紛案涉及紅牛公司生存與否。

  據了解,本案的焦點是泰國華彬關于英特生物持有紅牛維他命7%股權是代其持有、并要求顯名的主張是否成立。當天庭審持續近4個小時,宣判時間另行通知。

  企查查顯示,紅牛維他命的大股東為紅牛泰國,持股比例為88%,后者由泰國天絲的控制人許氏家族和華彬集團董事長嚴彬出資成立;二股東為英特生物,持股比例為7%;此外,北京市懷柔區鄉鎮企業總公司持股1%。

  新京報援引華彬集團相關負責人采訪介紹,雖然目前工商登記顯示泰國紅牛持有中國紅牛88%股權,實際上泰國華彬(華彬集團在泰國設立的公司)才是中國紅牛實際股東和出資人,泰國紅牛僅為名義股東。

  泰國天絲醫藥保健有限公司(天絲醫藥)及許氏家族在向藍鯨產經記者發送的澄清聲明中稱:英特生物的股東資格案于5月29日由第二國際商事法庭(CICC)公開審理。該案的訴訟程序將優先于清算程序。我們只能得出這樣的結論,嚴彬所采取的訴訟手段僅僅服務于一個目的,即進一步拖延針對嚴彬本人及其附屬公司的訴訟,因為他們提起的訴訟毫無事實和法律基礎。

  功能飲料扎堆搶奪市場 

  除商標、股權之爭外,雙方的產品之爭也拉開序幕。

  近期,“天絲版”紅牛“安奈吉”已經上市,其外觀和中國紅牛一樣同為金色金屬罐包裝,不過其配料增加了西洋參提取物成分,口感偏苦,售價為6元/罐。

  安奈吉的上市也應驗了泰國泰國天絲在2018年清算紅牛時立下的“啟用新的合作伙伴和運營模式提供紅牛產品”的承諾。藍鯨產經援引業內人士稱,泰國天絲推出該產品考慮的是目前情況形式還不是很明朗,到底能否將紅牛收回,仍不確定,所以推出新產品來搶占市場,并且希望該產品可以更大程度的替代紅牛。

  據了解,安奈吉的中國廠商為廣州曜能量公司,后者法定代表人為GAN YONG AIK(中文名:顏勇毅),同為泰國天絲醫藥的國際商務顧問。廣州曜能量公司拿下了藍帽子(保健食品證書)。

  安耐吉的出現,對中國紅牛經銷商而言,或許是一種災難。

  據新經銷援引紅牛經銷商明老板表示,“我現在非常擔憂,安奈吉挖走了大量紅牛的業務,原來我的渠道我可以放心的交給我的業務,現在新開的渠道我已經不敢交給業務去跑了,因為很可能這個業務今天還在幫我送貨,但明天就跑到安奈吉去了。”

  華彬集團也沒有束手就策。2014年,華彬集團收購美國椰子水品牌“維他可可”25%的股權,并及時將產品推向市場。2015年,華彬集團又以1.0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挪威高級瓶裝水品牌“VOSS”51%的股份。

  2016年,華彬集團推出“戰馬”功能飲料,隨后推向市場,被譽為旗下功能性飲料的重要布局。據媒體報道,2018年戰馬的銷售數據是8.3億元。而近日,據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消息,華彬集團3款戰馬產品也即將擁有“藍帽子”。

  不過,中國功能性飲料的市場爭奪也愈加激烈,東鵬特飲、樂虎等飲料亦紛紛加入戰局。

分享到:
明日之后3月28号更新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海龙王捕鱼器 新疆时时app下载 多乐彩开奖号 手机上玩MG老虎机技巧 摩斯国际网上棋牌 时时彩助手2017手机版 tc三分赛车开奖号码 上海时时乐乐 总进球数稳赚不赔 今天上海选四开奖结果 怎么购买老时时 5分钟时时彩走势图 新疆时时的官网